宁波世纪融金金融服务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定向降准能否融化小微企业融资贵坚冰

编辑:宁波世纪融金金融服务公司  时间:2016/01/06  字号:
摘要:定向降准能否融化小微企业融资贵坚冰

在地方政府与商业银行的隐性博弈已构成抬高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强势力量的情况下,银行资金供给渠道被扭曲,小微企业可获得的资金蛋糕越来越小,价格自然居高不下。如果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宽松转为价格型宽松,当能更直接地降低企业成本。

细读国务院日前下发的《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在2300字浓缩出的十条(以下简称“国十条”)新政中,有九处提及“小微企业”,如此高频率的用词说明,在解决企业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上,小微企业“融资贵”已成高层最为关注的地带,同时也是“国十条”首先要破解的难题。

计算发现,小微企业付给银行的融资成本最低也达10%,有第三方报告显示,小微企业的银行信贷可得性仅为46.2%。利率的高位反映出货币供需关系的失衡,其中或供给端收缩,或需求端强劲,要么两者皆有。从供给端看,央行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7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3.5%;而且拉长时间界面不难发现,M2余额近10年来的复合增长率远高于名义GDP增速,其对GDP的占比规模也不断攀升。显然,利率的主要推手在货币需求端。一方面,政府基建项目投资周期长,多数中长期投资项目在信贷资金到期之前尚未完工,需要信贷不断展期;另一方面,过剩产能行业的企业“僵尸化”,而基于解决就业等化解社会风险的需要,监管层只能无奈“输血”。不仅如此,相比于私有部门,公有或国有部门具有从银行获取授信的天然优势,加之预算软约束和政府信用背书,即便再高的资金成本,负债主体也敢借入,而银行为满足上述部门的融资需求,也会通过同业创新绕过信贷额度受限和存贷比监管为其“输血”。这就使小微企业遭遇了“挤出效应”,并承受着高融资成本的倾轧。

为了绕开制度屏障和克服体制顽疾,今年央行先后两次定向降准,鼓励金融机构提高配置到小微企业身上的贷款比例,加上500亿支小再贷款,两次定向降准的货币乘数资金应有4000多亿。受此驱动,截至6月底,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15.7%。然而,“融资难”的压力缓解并不等于“融资贵”的故障排除。除了必须承担银行10%的成本外,小微企业还须接受担保、评估、登记、审计、保险等中介机构和有关部门的收费,而且这部分会将融资成本拉高两到三倍;如果再加上贷款到期转贷时的“过桥”费用以及各种影子银行的“隐形”费用,很多小微企业最终可能会承接40%至50%的信贷成本!

在定向降准政策的作用下,今年前6个月商业银行投放到小微企业的信贷总量超过1万亿,盘子不能说不大。然而,理想与现实永远存在“丰满与骨感”的落差。据报道,部分小微企业利用政策便利获得贷款后,并未将其投入自身的生产经营领域,而是转投其他行业,或转手贷给房地产开发商以获取高额利息。据调查,以上情况在江浙一带非常普遍,而且还形成了小微企业买通银行客户经理、继而取得银行授信、然后转贷给房地产商的产业链条。由于定向信贷资源非常有限,资金的变道流失,等于切割了银行给小微企业的授信空间,银行基于对小微企业信用的考虑会变得更加谨慎,共振力量最终必然推升小微企业获得资金的交易成本。

理论上说,银行归央行管理,受地方政府约束少,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地方政府与商业银行的隐性博弈已构成了抬高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强势力量。地方政府一年拥有数百亿土地出让金,上百亿公积金,以及上千亿地方财政资金。在商业银行依然以存贷差作为最主要利润路径的金融生态下,地方政府完全可携资金以令银行。浙江绍兴市政府提出二套房首付比例降至40%,福建省推出二套房认房不认贷,广东佛山市政府明确解除“限贷”,这些本属银行针对房市的商业行为,却由地方政府直接出面发布,显见商业银行基本被地方政府所裹挟。试想,为了巨大的存贷差收益,有哪家银行能在地方政府向过剩行业贷款的要求下不低头?基于地方政府强势扭曲银行资金供给渠道的作用,小微企业可获得的资金蛋糕越来越小,价格自然居高不下。

可见,定向降准并不能完全破解小微企业“融资贵”难题。当前我国货币信贷存量较大,增速也保持在较高水平,压抑了货币定向宽松的空间。与此同时,温和状态的通胀,外汇占款低速增长将成常态,也缓解了央行被动宽松的压力。因此,货币政策可从数量型宽松转为价格型宽松,即降低利率。与定向降准单纯增加基础货币投放量不同,降低利率能更直接地降低企业成本。计算可知,如央行降息25个基点,通过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的联动机制,就能使企业融资成本下降7%至8%,平均财务成本降低3%。

当然,无论定向降准还是降低利率,都是面向小微企业的外部“输血”行为,而只有通过后续改革的发力才能更大程度打破“融资贵”瓶颈。后续改革的发力,意味着在资本市场层面大力推进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盘活存量,增大银行的信贷供给能力;同时,营造与保持股市的赚钱效应,方便更多中小企业进入股市直接融资,使小微企业获得发债的权利和资格。在商业银行层面,降低金融机构市场准入门槛,加快催生中小型民营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步伐;策应利率市场的要求,可考虑降低贷存控制比例,并适当下调商业银行资产规模的约束标准和利润目标,取消一切不合理的收费项目。在国有和公共部门层面,硬化对地方政府的预算约束,在抑制无效投资的同时进一步简政放权,并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和过剩产能行业破产重组。最后,通过“营改增”扩围、继续通过减免税费、财政专项资金补贴以及融资风险补偿等途径,强化小微企业的稳健经营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只有小微企业自身具备了“造血”能量,才能真正彰显抗御“融资贵”等系列金融风险的功力。

上一条:央行定向降准 在港上市城商行受益 下一条:中行上半年不良双升 核销不良贷款70亿美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联系人:陈小姐
电话:0574-8672456
邮箱:service@cnaliba.com